此菌检疫合格

一条毒咸鱼

想给中也穿Lolita很久啦qwq画完还想画!(这人文还卡着就跑去画画了……)

下次想给他穿花嫁……

他真好啊


【双黑】无言之诗(下)

❀正文前先给中也拉波票,今天(07.30)b萌参赛有中也乱步和镜花,即使我力量非常微薄也希望尽全力给我最喜欢的角色能拉到几票拉几票qwq麻烦小伙伴们投票的时候带上中也qwq为野犬干杯!!


 从幼时的那惊鸿一瞥开始,他们的那段孽缘就不断的延伸纠缠,缠到理都理不清。

从他俩第一次打架到他们最后一次搭档出任务,生生死死的无数次了,看起来是关系恶劣,可那么多人试来试去,就是没找到什么东西能斩断双黑之间的信任和默契。

后来怎么就殊途了呢?

中原中也想不明白,太宰治也想不明白。

于是中也开始尝试一个人在黑手党摸爬滚打,顺利却也非常艰辛,喝醉酒的时候破口大骂的对象从来都是那个早就跑路的太宰治;而太宰治在侦探社混得风生水起,看着无所事事,其实每天都盘算着怎么把早就殊途的中原中也拎回他的生活。

按这个节奏走下去剧情怎么看怎么圆满,结果突然的就出现了赤花症这个变数。

天说要他们互相憎恨,不然就别想生存。

太宰治说,我不要。

 

森鸥外要见中原中也。这很平常,可今天不知怎么的从中也进了电梯开始就总觉得有种奇奇怪怪的氛围,加上前几天太宰治作的那么大一个幺蛾子,中原中也心里有点慌。

他看见森鸥外的时候心往下一沉。森鸥外今天没有和爱丽丝一起,衣服也是他平时都不怎么穿的严肃的黑色西装。

“太宰君死了,明天早上的葬礼。”

森鸥外说这话时语气很轻,中原中也却觉得那话沉重得他几乎承受不住。

“首领,我……”

“是侦探社特地通知的,他说希望你去。”

“……死于什么?”

森鸥外沉默了一会,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中原中也:“赤花症。他不治。”

 

赤花症。

中也盯着电脑屏幕上对这一病症的描述,忽然从心里翻涌出一大股怒气。

太宰治他妈的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得了这个病什么都不说,反而还跑过来告白,而我竟然还没敢信。

是真心的你怎么不多留一会啊?是真心的你怎么不多说几句话啊?是真心的你……怎么……不来亲我一下啊……这样就死了。

你这样,明天我该用什么表情去参加你的葬礼啊……

 

“中原先生,太宰先生说把这个交给你。”中岛敦手里拿着一个信封,递给今天异常沉默的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今天连表情都很少,语气平淡的哦了一声接过信封收好,继续看着太宰治墓碑上的照片。大概太宰治告白的那天就是以这个角度俯视中也的,只不过太宰治看见的是一对稀世美丽的蓝宝石,而中原中也看见的是一条全天下最混蛋的青花鱼。

才不过短短几天,像梦一样,梦里他粉身碎骨,梦醒了他还是粉身碎骨。

 

他参加了太宰治全程的葬礼,回到家里拿出太宰治留给他的信封时,眼泪才悄无声息的划落。

他是不信,不信太宰治就因为这么个破理由就死了,但他可是参加了太宰治全程的葬礼啊,葬礼上所有人都哭,而他是那个罪魁祸首。

他打开信封的时候手有点抖,信封薄薄的,里面只有一张纸。

“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恨我?”

太宰治这样写道。

中原中也突然起身拎了个帽子就出门,然后在家门口看见了早就等在那里的太宰治。

“我都这样了你出门找我都不忘了戴帽子,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滚蛋,太宰治。”中原中也恶狠狠的看着他,“你最好在我打死你之前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我得了赤花症,你不恨我我就不能活。”

“所以你就伪造了死亡让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

“不然呢?我还能有什么办法让你恨我。”

“…………”

太宰治突然笑得不怀好意:“啊呀中也你刚才是不是哭过?”

“…………”我不就掉了那么几滴眼泪,怎么看出来的??

“欸?难道真的哭过了啊?”

世界最长的路就是太宰治的套路。

“你可是第一个知道我活着的人,就没什么表示吗?”太宰治眼神发亮。

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欠揍的样子,脸上写满了嫌弃:“要我揍你一顿才开心?”

太宰治真的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说:“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是很欠揍。中原中也想。

他伸出手拽住太宰治的衣领,然后稍微踮起了脚。

 

从早上起就一直阴沉的天空慢慢的开始放晴,柔柔和和的阳光洒在下面正在接吻的两个人身上。比旧梦还温柔。

谁说,殊途就不能同归。

 

End

 

以及在结尾再给中也打一次call!!b萌的时候请大家带中也一票!!非常!!感谢!!

您每投一次票,太宰治就会分中也一杯牛奶,那够呛会让他长高!


【喻黄】那个拿剑的吸血鬼你站住10

❀日常忘记上章写什么……【跪 

 ❀上章看我,第一章看我


世上有千千万万种诱惑,有千千万万种活着的理由。比如,眼前这个丑得一批的吸血鬼,想要荣华想要天下。比如,手里只有一个木纹法杖的喻文州,只身闯来戒备最为森严的监牢,只是想要拉起一个人的手。

“你放弃他,我可以考虑给你一条活路。”

喻文州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淡淡的扫了来者一眼:“放屁。”

说完,抬起手先一把银刀飞了出去,对方显然没料到喻文州竟然先用的不是咒术,有那么一瞬间的意外,不过到底也是能和喻文州一战的吸血鬼,马上反应过来闪身躲开。他身上有反咒术的符文,本想用这难得的奢侈品给自己制造一个机会,结果喻文州一上来就不走套路,十字架小银刀银头子弹,除了被他扔一边的木头法杖之外什么都用。

他知道吸血鬼肯定多少会有防范他的措施,所以他选择不用咒术。

理论上讲他的战略是正确的,可是,事实是喻文州的实战在一线战力里也排不上前列,拖延时间还行,要跑还得靠咒术。

对方的力气大得惊人,喻文州强接下对方一个肘击,只觉得双手都发麻。本来以他的本事,只身营救这件事成败的概率就是五五分的,再加上这么个对手,喻文州心里也没底。

“其实你本来不用救他,反正他也折腾不死,你这是何苦。”

“说了你也不懂。”喻文州根本就不想搭理他,“因为我喜欢他,就这么一个理由。”

“嘿,其实我年轻的时候也和你似的,怎么就不懂。”那个吸血鬼一边说一边极快地用短刀刺向喻文州,不出意外的被躲开后行云流水的接上下一波攻击,“有这个心情当然是可以理解的嘛,当年我也是为了别人上刀山下火海的……但是救不了就是救不了,不值得就是不值得。”

“我觉得值得。”喻文州依然不想搭理他。

这是个刷垃圾话的吸血鬼。但是没关系,这种喜欢在打架时和别人拉家常谈人生谈理想的吸血鬼喻文州可是见过巅峰,习惯了就没什么了。

说就说吧,反正不影响他揍人。

可是喻文州其实已经接近极限,对面的吸血鬼还在天南海北的说,明显的游刃有余。

喻文州看了一眼被扔在一边的法杖,虽然简陋但是目前要跑只能靠它,可喻文州要是一个人早就能跑了,带上一个昏迷的黄少天就很困难了。趁着喻文州体力不支,吸血鬼把他逼到了角落,手里的短刀得意洋洋的转着,似乎在挑选下刀的位置。

突然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喂,我说……”一把熟悉的剑随声音贯穿了那个吸血鬼的胸膛,“你要是活够了早告诉我不就好了,打我们队长算什么本事。”

“少天!”喻文州一脚把横在他们中间的吸血鬼踢开,想去扶还站不太稳的黄少天,却在看见黄少天的眼睛时愣了一下。

黄少天别过脸,拒绝了喻文州的搀扶。

红瞳。黄少天从来不会露出的红瞳。他一向最恶心那种暴露出吸血鬼所有欲望和戾气的红瞳,所以他从来不会主动亮出它们。

除非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他自己都控制不了的事情。

“你别带我回去了真的,自己跑吧……其实以他们的势、能力就算你有情报也不可能救出我的……虽然咒术真的很厉害但你毕竟刚入门。”

“他们是……故意的。”

“别救我,求你。”


【双黑】无言之诗(中)

❀赤花症梗,前文看我

❀这文是he是he是he,重要的结局说三遍

 

太宰治这个人,天生就长了一张好看的脸,随便弯一弯眼角都好像能荡出万丈桃花潭水,无论这张脸的主人说出什么都会自带深情效果,引得无数的女人前仆后继的来扑这火。

中原中也对此一向是嗤之以鼻。

可今天他才是真正领教了那张脸究竟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加成,而且不同于太宰治平时撩女人时故意流露出的些许轻浮,他说这话的时候格外的认真,还有打心底来的诚恳。

“我一定,是世界上最喜欢你的人。”

太宰治如是说。

 

中原中也本是抬头看太宰治,听完这话就不再抬着头,目光也落回到了自己的午餐上:“你要是有时间来恶心我,还不如赶紧滚回去工作。大家各去各的归处,眼前清净。”

“你不揍我呀?”太宰治笑眯眯,同时不动声色的抓紧了自己的左臂。

“揍你干什么,我很闲吗?”中原中也这次彻底的不看太宰治了,一副就是他再怎么作天作地也不打算再理他的样子。

太宰治站在中也旁边,没有说话,更没有作天作地,只是安静的站着,看着中也垂着眼帘吃东西。过了一会,就悄无声息的走了。

 

戴帽子的小矮子是世界上最不会撒谎的人。

太宰治一边拆绷带一边在心里默默的吐槽。其实即使是他跑了大半个横滨去“偶遇”中也然后又赶回来,现在的时间也足够他去侦探社再上一下午的班,可是他想都没想就回了宿舍,关上门第一件事就是拆绷带。

出去作了一中午的死,左臂上的花纹成功的蔓延到了锁骨,颜色好像也更鲜艳了一点。

果然,如果恨能让花纹消失,那么喜欢就能让它加快扩散。

太宰治在说出喜欢的那一瞬间痛到眼前一黑,花纹好像一下就窜到了胸口,让他能坚持站在那里的原因是,在那永生难忘的剧痛后,疼痛的感觉像潮水那样一点点的消退,花纹也一点点退至锁骨。

他以为那是又一个恶劣至极的玩笑,所以他是怨恨的,怨恨让花纹消退,可是爱已蚀骨,爱恨情仇相互抵消过后的最终结果现在就非常明显的展现在太宰治眼前。太宰治,现在,又向着他的棺材走了一大步。

比起让小矮人恨他,他还不如就这样死了算了。

不然他得让他多伤心,他才会真正的去恨他啊。

太宰治把自己平铺在床上,先是好好睡了一觉,接连的疼痛让他非常的疲惫,反正乱步一定已经替他争取了一天的假期,本着不能浪费的精神他一口气睡到了斜阳向晚。他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先迷迷糊糊的看了眼表,然后赶在侦探社下班前慵懒的拿去手机拨打了那里的座机。

 

 


emmmmm师父父让我画自由女神,我脑子一抽,就画了……自由女chu……

画完自己笑到断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双黑】无言之诗(上)

❀赤花症梗

❀虽然是个虐梗但是是he

 

花纹布满全身的时候,会死。

不知何时开始悄悄蔓延开的病症找上了太宰治的门。那个名为赤花症的奇怪病症,无药可医,不幸感染的人只能在日益增加的疼痛中等待终焉。

除非,你得到心悦之人的恨意。

 

太宰治盯着自己的手臂看了很久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面积还不大的赤色花纹耀武扬威的盘踞在太宰治的手臂上,仿佛要炫耀自己的存在一般,而太宰治只是面无表情的用绷带把它们缠好,让别人看不见自己也看不见,然后像往常每个早上那样,哼着殉情神曲优哉游哉的去侦探社打卡上班。

“今天也是个适合自杀的好天气啊!对不对国木田君?”

“快滚去工作。”国木田不耐烦的推了推眼镜,还顺便把太宰治也推一边去了,太宰治一幅委屈巴巴的样子,在国木田旁边闹腾了半天,等国木田马上完成工作了有空收拾他了的时候又一溜烟跑没影了。

要说跑了就跑了吧,国木田也没太在意,反正侦探社就这么大点地方,想揍太宰治一顿那还不是随时,可偏偏今天国木田哪哪都翻了个遍也没把那个祸害拎出来,只好去问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咔吱咔吱吃薯片的存在感极强的江户川乱步。

“乱步先生,您刚才有没有看见太宰治那混蛋去了哪?”

“刚才的话,他偷偷摸摸的出去了哟?”

“那您为什么不阻止他……”

“因为看国木田君完全没注意到太宰翘班的样子很有趣,所以就想多看一会啊!”乱步理直气壮的说,顺手又往嘴里扔了一颗糖。

……这真是个特别棒的理由,乱步先生。

“……我出去找他。”国木田认命一般准备出门抓捕偷懒惯犯太宰治,结果却意外的被乱步拦了下来。

“今天的话,就不要去找他了吧。”乱步看着窗外,表情意味深长。

 

横滨的白日车水马龙,却也总有神都不会注意的地方,那里即使在烈日下也依旧存在着化不开的黑暗,有人生于此死于此,与黑暗同色,而有的人却不一样。

“中也——”太宰治慵懒的念这那个名字,尾音故意拉得长长的,仿佛有磁性的低音勾得人心尖痒痒。正坐在餐厅打算吃午饭的中原中也顿了一下,然后满脸嫌弃的抬头看着厚脸皮凑过来的太宰治。

“怎么吃个饭都能碰见你,快滚开我要吃午饭了。”中原中也挥了挥手赶苍蝇一样驱赶太宰治,脸上的表情也仿佛有一只百来斤的苍蝇落在了他的对面,“旁边那么多空位,干什么非坐我对面。”

“不去。”太宰治笑得欠揍,“去了还怎么找你茬。”

说完他想像刚才那样故意拉长调子叫中也的名字,结果刚说完第一个字胳膊上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疼得他一瞬间出了一身冷汗,差点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即使他脸上基本没有什么波动,中原中也还是敏锐的察觉了太宰治的不对。

“喂,你……”“小伤,刚才一动牵到伤口了。”太宰治面不改色的撒着谎,尽管他刚刚除了嘴哪里都没动。

还小伤,信你就有鬼了。中原中也在心里诽腹。不过太宰治不说,他也就没继续问,一是太宰治那孙子怎样关他屁事,二是他相信,他这么多年都弄不死的青花鱼生命力顽强,世界上应该不存在什么能置他于死地的东西。

“说吧,你特意翘班来找我是想干什么?”

太宰治故作惊奇:“欸这种情况怎么看都是餐厅偶遇吧?中也怎么知道我是翘了班来找你的呢?”

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给了对面的戏精一个直截了当的鄙视:“这都看不出来我岂不是白让你祸害这么多年。有事就说,说完赶紧走人,看你心烦。”

“看我就心烦呀?”太宰治笑眯眯的重复着中也的话,心说你要是真心烦我现在也不用这么辛苦了,断胳膊断腿都没疼得这么细密透彻。

太宰治不动声色的把左手挪到桌下,想了想还是问了那个毫无意义的问题:“中也就这么讨厌我吗?”

中原中也奇怪的看着今天多半是吃错了药的太宰治,语气诚恳:“当然讨厌,这个世界上我最讨厌的人就是你啊!你要是哪天死了,我肯定开我最贵的酒庆祝。”

“真巧,我也是。”

“……所以你特意来就为了问这个?这你不是早知道。”

“嗯,其实我今天来还有些你不知道的事想告诉你。”太宰治从中也对面的椅子上站起来,慢悠悠的走到中也的面前,短短的距离被他一步一步走的好像十分漫长,中也坐在座位上不得不抬头看太宰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紧张,还有点不明所以,湛蓝的眼瞳里写满了茫然。今天这个太宰怎么不按套路走,要不是他识别太宰治的能力基本相当于低配异能,他简直都要怀疑这是个假太宰,是仇家派来阴他的。

“中也。”太宰治俯视着那双漂亮的眼睛,表情认真严肃,好像他即将说出一个天大的秘密一样,“你觉得我是世界上最讨厌你的人,但其实你仇家那么多,能不能排上第一我还真不确定。”

“但是,有件事是确定的。”


“我一定,是世界上最喜欢你的人。”

 

—tbc

 


【喻黄】那个拿剑的吸血鬼你站住09

“魏前辈,我想知道可以让我能够使用诅咒之力的方法。”

“那就是一个深渊,文州。”魏琛盯着喻文州的眼睛,企图在里面找出一丝动摇,“一旦开始,就再也回不去了。”

“我很早就想好了,从我知道我身份的那天我就准备好了。”喻文州回视魏琛的时候坦坦荡荡,他看起来像是很好说话,但其实他做的决定别人是很难改变的。

他说他要救黄少天,就一定会去救他。谁说什么都没用,要付出什么代价都无所谓。

“如果决定了,那么听好,关于开启诅咒之力的方法……”魏琛的表情非常严肃,喻文州也非常认真的准备听,“……其实我也不知道。”

…………

Excuse me??

“书上又没提,我怎么知道。”魏琛一脸无辜。

……没提你那么严肃的和我讨论这事干嘛。喻文州叹了口气准备扎在文献里自己找办法,魏琛见这破孩子真就铁了心要去找黄少天,也叹了口气,从文献堆里拎出一本放在了喻文州面前。

“谢谢前辈。”喻文州终于露出微笑,假装看不见魏琛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喻文州单枪匹马的站在监狱的大门口,手里看似没什么特点的木头手杖隐约闪着光,专注揍鬼五百年的咒术给喻文州清出一条路,他走向监狱的最深处,一路上挡他的人都死了,尸体在身后散成飞灰。

最深处被锁住的黄少天紧闭着眼,皱着眉好像在梦里拼命的挣扎,喻文州叫不醒他。牢房的墙上地上还溅着新鲜的血痕,喻文州心里不安极了,他斩断了锁住黄少天的铁链,突然听见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不急不缓,却一下一下踩在人心上。

逃不过去了。喻文州心想。

他看了看黄少天苍白的脸色,估摸着大概脚步声的主人到这里还要十几秒,手指轻轻佛过黄少天的脸庞,底下头轻轻的、小心翼翼的、用嘴唇轻轻碰了碰黄少天的额头。

然后他放下他,转身,迎着那阵脚步声走去。

不急不缓,一声一声回荡在狭小的监狱里。

 

我听说,你想和我打架。


【喻黄】那个拿剑的吸血鬼你站住08

深夜的城市纸醉金迷,深夜的荒野风在哭泣。

在荒野的荒野里,一个野草都不愿在此生长的地方,被不厌其烦的改造了无数次的牢房终于迎来了它等候百年的客人。

如果说孑然一身的好处是天地不怕,坏处是身与灵魂一起飘摇,那么有在意的人的好处就是有家可回有处可去,而坏处是,从此多了个致命的缺点。

从加入蓝雨的那天起,黄少天就知道自己逃不过要来这牢房走一遭。

他那时以为自己不怕被抓,如今他发现自己是真的害怕。

他不怕身无完骨,不畏惧无穷无尽的锁链,他怕的是喻文州会来救他。

 

牢房阴暗潮湿,不知哪来的那么多水一直在滴滴答答,黄少天被简直是私人订制级的铁链绑得稍微动一下就会带起一大片哗啦啦的声音,牢房还算干净,外面24小时不间断的双倍的看守长的也还算赏心悦目。此刻,所有人都低着头,兢兢战战的迎接这里的长官。

莱斯傲慢的俯视着被迫跪在地上的黄少天,黄少天则漫不经心的看着莱斯。

“你知道你在的牢房为什么环境这么好吗?”那漫不经心的眼神并没有让莱斯生气,他甚至还蛮有兴致的点了支烟。

“……因为你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你知道这里的规矩,住越好牢房的人受到的刑罚越残忍。你这间是最好的。”

“那真是受宠若惊。”黄少天被绑着,迎着莱斯的目光一动没动。

反正他被捆的这么严实,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瞎动。

莱斯皱了皱眉,感觉这人简直没法沟通,回头打算离开,却被黄少天叫住了。

“我说,你特意来一趟就为了告诉我这个?这个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抓了我这么多次,哪次我不是住最好的牢房。”黄少天清朗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带着让他咬牙切齿的少年和阳光的味道,还有那种诚恳极了的不把人放在眼里,他大概已经一百年没听见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了,“其实你不过是想来看看我的凄惨样子,可惜我过的还算不错,你想看我因为怕连累队友踩着自己的尊严求你,可惜我一件你希望做的事都没做,不出意外其实你非常想现在就亲手怼死我,可是你要装出一副内心毫无波动的样子,才配的上你现在的身份。”

黄少天微微笑着,看着面前的老对头。其实他也烦躁,他也想怒怼莱斯,如果可以还非常想用冰雨一人端了这个破牢房,但是显然他隐藏的比莱斯好多了,至少他说的每一句话都维持着懒洋洋漫不经心的语气,而对面莱斯的手指都差点被自己捏碎。

可是,莱斯生气归生气,他总会有什么底牌的。

但愿他撑得住,但愿喻文州不要来。

莱斯什么也没说,在原地站了一会就走了。黄少天盯着那个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日常忘记自己上一章说了什么……我天真的以为出门旅游会比平时还高产……

你们……有人想看废检漫展的场照吗……普通自拍连后期都没有……全凭一颗勇敢的心

以及我……出的是……中原中也


【双黑】不死鸟 番外01

❀人类宰×神鸟中

❀别被开头骗了其实这番外有毒……

 

分不清谁恨谁多一点,就好像分不清谁的爱更醇厚浓烈。

从泥泞里诞生的爱情多是带着这个特性,如同荆棘丛上的花朵,荆棘展示着锋利的尖刺,花朵无我无他的盛开。

 

中也鸟回来后就对太宰治爱搭理不搭理,日常就是趁太宰治上学的时候暗搓搓的开瓶他的藏酒,喝醉了就把自己平铺在沙发上睡觉。

太宰治几乎每天回家都能看见那不知哪来的神奇睡姿,然后一边在心里盘算着自己那点酒能不能坚持到中也发完小脾气,一边默默的把中也捡起来捧在手里。

他现在心甘情愿的给中也端茶送水收拾酒瓶,必要的时候还给卖个萌,一是因为之前互掐惯了,总也得给前室友现恋人发发糖,二是因为……

他是真理亏。

中原中也瞅准了他这点比太阳西升东落还难得的小内疚,一副老子并没原谅你的样子使劲给自己谋福利。

目的太明显,然而太宰治也没戳破,心说反正等你变回人了所有发出去的福利都是要加倍讨回来的,同时卖力的讨中也鸟的欢心。

 

这天太宰治吃完晚饭刷完碗,中也鸟就站上了太宰治的肩膀,示意他带他出去溜达溜达,太宰治跟接了圣旨马上高升了一样高高兴兴的出门了。

太宰治带着个鸟也不好去酒吧,想了想就去了附近的广场。他肩膀上站着个鸟,加上本人脸长得也是真好看,按说应该过来一些小姑娘搭话,可没看到小姑娘反而先看到个小白毛。

“哟,敦君,好巧啊。”

“太宰前辈!”低太宰治一个年级的中岛敦一脸惊喜,继而又在看见太宰治肩上那只反差萌的小鸟时眼睛一亮,“前辈竟然喜欢养鸟吗?”

太宰治随口说:“啊,这个,是充话费送……”

中也淡淡的扫了太宰治一眼

“……了一本鸟类杂志,看了后非常喜欢就买了一只。”

“…………”这真是个很棒的理由,太宰前辈。

“敦君是一个人吗,要不要一起走走?”太宰治笑眯眯的提出邀请,却意外的被干脆的拒绝了。

“不了,前辈,我在……等人。”中岛敦有点不好意思的微红了脸。

欸——明明还想拿来当挡箭牌拦截痴女和吸鸟的妹子呢……不过在这里等人的话,等的是谁太宰治心里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告别了十有八九是要约见芥川的小后辈。

 

广场中心有个蛮大的喷泉随音乐起起落落,音乐悠长安详,周围全是带着小孩的家长和领着孙子的老人,太宰治站在人群中感觉自己简直提前步入了老年,在退休后的某个晚上吃完饭出来遛弯,看叽喳的妇女、狗和小孩。

他盯着中也,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盯得中也毛都快炸起来的时候,太宰治突然伸出手……一把抓起肩上的鸟扔向空中。

中原中也:喵喵喵???

中也鸟一脸懵逼的在空中拍了两下翅膀,然后……

哗啦————

太宰治你个孙子!!!!!

浑身湿透的中也鸟愤怒的用翅膀去扇太宰治的脸,太宰治笑得一脸欠揍躲了过去,稍微甩了甩身上水的中也鸟锲而不舍的继续追,太宰治眉飞色舞的继续躲,于是半个广场的人都在看这场世纪人鸟大战,场面幼稚到原本打算搭话的妹子沉默了一会都走了,一直到一人一鸟都精疲力尽了才算停战。

“因为刚好想起中也你今天还没洗澡嘛。”太宰治脸皮极厚的笑着,“还装高冷吗,中也?”

……还装个蛋,算老子上辈子欠你的。中原中也气呼呼的落回了太宰治的肩上,顺便还不忘仔细的把身上的水全部擦在太宰治那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衣服上,太宰治也任中也拿他的衣服擦水,时不时还抬抬手方便中也祸害他的衣服。

估计围观群众的内心多半会是,这人怕不是个神经病吧之类。不过太宰治是没空理会旁观人的感受,他忙着尽心尽力讨好他家的鸟。

神不神经病再议,谈恋爱会让人智商直降至负倒是真的。

 

今天也是个适合谈恋爱的好天气啊,蛞蝓。

闭嘴,青花鱼。

 


不死鸟paro的中也qwq上完色了,,,,扫描意外的没扫全只好用手机照了两张一起发了上去

原图幺了个菁,授权P4

不死鸟原文看我看我,番外大概今天晚上会更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