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名废检疫

一条毒咸鱼

❀非常……非常潦草。

 

 

其实是带着绝望意味的挣扎,除了强调自己的不屈之外没有任何意义……甚至会得到更残忍的对待吧。

 

但是也没有顺从的理由。


❀草稿流注意

❀大概……算个预告?

辣鸡检疫用尽了她的洪荒之力画出的辣鸡。

原本是个文梗,除妖师宰×花魁中,昨天突然想起这个尘封已久的梗并……画成了条漫。
要是、要是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了我这个辣眼睛的画技就中途改成码文……

开会时摸的鱼。

感觉各方面都很潦草……而且本想画不小心被过去的中也捉住,结果画成不小心被过去的自己捉住。

过去对你来说到底是不是一个开心的回忆呢?

色彩课想自杀……
说好的这个专业不需要美术功底的为什么课这么残忍啊QAQ
课前摸的宰……大概是个情头√
当然也画在了英语书上!ヾ(@°▽°@)ノ

真·摸鱼。
英语课偷偷画的……画在英语书上|・ω・`)
尝试色彩课之前再撸个情头的宰出来【x
当然大概还是画在英语书上(……)

试试能不能发。
对于LOFTER我是绝望的……我……不过就是捏个脸而已……
动作有参考。

五百年了……(R)

是图。
骰输的产物……
再删我评论我就、就、就滚着哭!
链接看评论区|・ω・`)

空间看见的动物教程,感觉特别可爱就拿来画了文野……打算画横滨F4结果军训开始后每天的日常就是解散后瘫在床上当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
军训结束前想画完双黑!qwq那时候台灯也到了拍出来效果也会好一点吧……【不你画的丑和拍照没关系

【双黑】易燃易自杀

♧梗来自某天的绘画作业,破碎的黑蝴蝶与目光空洞的玩偶
♧大概两发完结,童话风
♧感谢师父父的人设!人设超好看qwq

01
你们要不要听故事,那种很古老很古老,适合老祖母坐在壁炉旁讲给孩子们听的故事。

就像每一个故事都有一个神秘的地点和一个突然造访的孩子。
在一个很遥远的城堡,某天迎来了一个来自更遥远的地方的男孩。

他叫太宰治,名字带着浓重的东方味道,眼睛也是漂亮的鸢色。他还有一头微卷的黑发,身上的衣服穿得整整齐齐,在一个月色清冷的夜晚悄然推开了城堡沉重的大门。

“喂,我没见过你,你是从外面来的吗?”一个金发的人形玩偶突然拦在了太宰治面前。
“是的,从外面来。”太宰治温和的笑着,甚至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块包着彩色糖纸的棒棒糖,像一个典型的英国绅士一样将糖递给面前的小姑娘。
小女孩看见糖果眼睛一亮,想伸手却犹豫了一下,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说,“我不能白要你的糖,作为交换,我告诉你怎么在这里活下去吧。”

“这个城堡里到处都是奇怪的玩偶,但是你这么厉害能进到这里,那么大多数玩偶对你来说应该都是无害的。”
“但唯独有一个橘发蓝眼的人形玩偶,你看见他一定要跑。”

“是吗,那谢谢你了。”太宰治依旧笑着看小女孩剥着糖果,语气还是温文尔雅却莫名让人背后一寒,“原来你知道我是怎么进来的呀?”
“知道,但你是不是杀了外面的守卫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呀。”小女孩咯咯笑着把糖塞进嘴里,即使她作为一个人偶根本尝不到任何味道,“我叫爱丽丝,我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见过外面的东西啦。”

“啊,顺便,还有一个忠告,下次见到我的时候如果身上没有糖,也请尽快逃跑哟。”

02
童话中秘境的典型应该是超越了梦境的斑斓,花花草草都带着彩虹的颜色,穿着轻盈的精灵围绕着纹饰繁复的城堡互相嬉闹玩耍。

而不是像现在这个,昏暗而且充满了各种可怕的玩偶。它们时不时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动,却不示人真身。

令人生厌。

太宰治皱着眉缠着胳膊上散开的绷带,缠得认真仔细,好像丝毫没有要时刻注意身边危险的自觉,也好像丝毫没有发现,他的身后阴暗的角落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人偶的身影。
人偶本想等少年缠完他的绷带再说话,可是等了又等太宰治也没有要缠完绷带的迹象,只好从阴影处走出来直接开口赶人:“喂,你要是现在就滚出去我就考虑放你一条活路。”
“我还以为你会礼貌的等我缠好我的绷带呢。”太宰治毫不意外地转身,脸上稍微带着点挑衅的神色看着眼前的人偶,“你们这里和客人打招呼都用‘喂’的吗?”
“你们那里的客人都是一来就把主人们卸成碎片的吗?”人偶平淡的反驳太宰治的歪理,带着黑色手套的手举起做了一个迎战的姿势,示意太宰治要么滚要么赶紧过来送死。

昏暗的环境遮盖不住这个人偶的惊艳,橘发,蓝眼,漂亮的小礼服和黑色的礼帽,帽子上不知被谁恶意的扎了一个蝴蝶结,配在这个人偶的身上却也十分和谐。
唯一一点的不足是,人偶的眼睛,空洞无神。

在这里的人偶,眼睛都是这样的。

漂亮人偶见太宰治没有要滚球的迹象,把举着的手放下,调整了一下站姿,手里不知从哪拿出了一个顶端带着骷髅和十字架的手杖。“我叫中原中也,被我杀会是你的荣幸,到地狱里也可以拿这个吹嘘一番。”
“我可不觉得被小矮子人偶杀掉会是什么荣幸,我的荣幸是和漂亮的女性殉情才对。”太宰治满不在乎,对面的中原中也也没有什么生气的迹象,手杖在手里转了两圈,突然暴起拳头向着太宰治的脸上招呼过去,太宰治闪身险险躲开,拳风带得他发丝飘动,可以预见要是这拳真的打中,太宰治一定是个脑袋开花的下场。
实力差距实在悬殊,太宰治一步步后退,中原中也一步步紧逼,终于把太宰治逼至墙角,手杖举起毫不留情的穿透了太宰治的胸脯将他钉在了墙上。

03
“…………”
一阵漫长的沉默过后,中原中也悻悻的拔出了在墙里钉得老深的手杖。

“我还以为只有人类会对这破城堡感兴趣呢。”中也一成不变的眼神带上了一点好奇,这让他整个人都鲜活了一点。

刚才他的手杖确实穿透了太宰治,可他也确实没有感到任何阻力,好像太宰治的绷带下面什么也没有,他穿过一片虚无后狠劲的力道直接招呼到了自家的墙上。
这丫根本就不是个人。
不是个人来这么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干什么。已经一成不变的呆在这里几百年的中原中也十分好奇。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这里能干什么,我是跟着预言来的。”太宰治耸肩,又低头去整理胸前散开的绷带。
绷带下面什么都没有,透过绷带间的缝隙甚至可以看见后面的墙壁,而明明什么都没有,绷带却好像真的缠在肉体上一样,中原中也不由得怀疑太宰治这一身绷带下面都没有实体。

这人怕不是个绷带精吧……

带着这样的疑问,中原中也连杀死入侵者的本职工作都暂且放在了一边,毕竟来这里的人类都大同小异,来这里的非人可就是稀客了。

“我记得……预言家不都是人类么?你确定不是人类自己想来所以骗你来探路的?”
“不会,那个人没那么蠢。”太宰治一脸笃定,“而且是我非要他做这个预言的……我想找的让自己变完整的办法。”
“……方便我听一听预言的内容么?”
太宰治听了噗嗤一声笑出来:“你怎么那么好奇呀?看来你在这里出众的不光是身高还有好奇心啊?”
“…………”中也发誓他已经几百年没作过这么生动的表情了,他一个被侵犯了领地的按着礼节客客气气的问,对方一个大摇大摆大杀特杀闯进来的质疑他的礼节不说,自己本身就和自己口中的礼貌背道而驰。还仪表堂堂衣冠禽兽的……

不揍他合适么?

不合适。

于是中也抬脚就要踹,结果太宰治迅速举起双手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大喊:“欸我说我说我说,别动手。”
“他说这个城堡里有让我变完整的方法,具体是什么就不知道了。”
中也听完白了他一眼,语气中透露着这人怕不是个智障:“我在这地方呆了这么多年,我怎么不知道有让非人变完整的办法,连传说都只说这里只藏着让人类变成非人的秘密,但其实,你也看见了,这就是个破城堡,除了和城堡一样破旧的玩偶之外什么也没有。”
“可是预言就是这么说的嘛!”太宰治故意让自己看起来可怜兮兮的,略显浮夸的演技配上他少年般青涩的脸(其实他已经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特别有杀伤力。

“中也陪我找好不好?你看我这人生地不熟的……”太宰一脸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中也比他还绝望:“我是看家赶人的我为什么要帮你啊……”
“因为我能帮你出去。”太宰治狡猾的笑了一下,“你叫中原中也,中原中也是一个东方的名字,你和他们都不一样,你本来不是这里的,对不对?”
中也沉默的盯着太宰治,眼里有明显的动摇。
太宰治看着那双愈发生动起来的湛蓝色的眼睛,几乎可以预见这张脸在日后会是怎样的惊为天人。
“门口有爱丽丝,就算我真的摆脱了禁制,她也不会放我们走的。”
“咱们一起就能出去。”
太宰治伸出手算作邀请,中也犹豫了一下,递上了自己的手。

于是狼和狈就这样达成了同盟。

想给中也穿Lolita很久啦qwq画完还想画!(这人文还卡着就跑去画画了……)

下次想给他穿花嫁……

他真好啊